我们用一年的时间学会说话,却要用更长的时间学会闭嘴。

藏在包裹里的温柔

编辑:www.463.com  作者:张煜 来源:人文学院 发布时间:2018-12-21 浏览次数:2

    提及包裹二字,我总觉得既熟悉又陌生。每到正午时分,又或傍晚,总会有簇拥成群、结伴而行的人们来到驿站,领取属于自己的那份包裹。对于女孩子来说,那些堆积如山的包裹在她们的眼中就好像有魔力一般,拆开包裹,就可以获得巨大的满足。

    曾经在网络上看到过一个关于“你认为最具有幸福感的事是什么”的调查报告,其中有一条认可度极高,那就是打开包裹。而今天,我想分享的一件事,是关于我自己的,一份长久的温柔。

    我是个地地道道的北方人,而外婆家却在南方。从我记事开始,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与外婆的联系便是收包裹了。每到逢年过节时,外婆便会从不用的床单被罩上扯下一小块布来做包袱,里面放上一些衣物和糕点,用针线把包袱的四个角都并起来缝住,再缝制一块白布盖在包袱的表面上。再用钢笔工工整整地写上邮编、地址、电话、收寄件人等基本信息,最后才亲自拿到邮局去寄给我。我至今还记得小时候我最喜欢的事情,便是和母亲一起拆外婆寄来的包裹。

    她的包裹总是沉甸甸的,那些针线过的棱角用手触摸起来扎扎的,好像一颗一颗拱起来的小米粒,每次母亲都说:“你外婆啊!总是把包裹缝得这么严实,开起来好费力哦。”但是我却能感受到母亲心里的温暖与满足。我们总是用一把小剪刀把外婆缝的线一点一点地挑开,生怕破坏了这块包袱布的完整。拆开包裹,每当看到袋子里满满一盒的手剥的桂圆膏,还有塞得满满的江淮产的豆腐干时,我都开心得手舞足蹈。

    包裹的温度随着一年四季的更替变化着,而我感受到的,却始终只有那份暖暖的温柔。大一那年,我离开了家乡,来到成都,开始了异地求学的生活,那时候每天都过得忙忙碌碌,晚上回到寝室瘫在床上,安安静静地听一首歌,就觉得是最幸福的事。音乐能抚平时间带来的波澜,而外婆的包裹,却勾起我源源不断的思念与牵挂。

    依稀记得那是在遍地落叶的秋日里,我来到机构的驿站取包裹。那是外婆第一次在收件人的位置写了我的名字,还是那样熟悉的钢笔字迹,还是那样的沉甸甸。我把包裹抱在怀里,牛仔外套与它摩擦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,应和着我的帆布鞋踩在落叶上的声音,竟出奇的动听。

    大二这一年,忙里偷闲的日子越来越少,我好像很久都没有给外婆打过一个电话了,而外婆的包裹却从来都没有缺席。有时包裹里装了几盒已经剥好的核桃仁,有时装了几套她自己亲手做的护膝鞋垫,有时装了几双她用毛线织的拖鞋袜子……而让我最难以忘怀的是那一次,我打开外婆的包裹,看到里面放着锡箔纸袋装的茶叶,每个小袋上面都贴着外婆写的话,“养肝茶——强健脾胃”,“红茶——暖身驱寒”,我的心好像被什么击中了,眼泪唰地就流了下来。有时候,文字的力量真是巨大的。外婆笔尖的温柔,就像夜里盛开的昙花,悄无声息地绽放,却总能让我热泪盈眶。

    大三,课业越来越繁重,我与外婆的联系也越来越少了,但开心的是外婆学会了用微信发送消息和图片,她常常把自己和外公到各地旅游的照片分享给我们,照片上的外公外婆依旧是那么明朗,他们的笑容总是感染着我,给予我勇往直前的力量。每当看到外婆穿着鲜艳的裙子,像二十岁出头的小姑娘一样摆着可爱的姿势拍照时,我的心里总是暖暖的。

    包裹,这份温柔,藏在小小的包裹之中,也藏在每一个异乡人最最柔软的心底。

责编:张明利

编审:曾益